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莫言对话阿刀田高

2018-06-23 11:13

  导语:我读到的这一篇文章的时候,我的理解是,中国的这位伟人提出的是,文艺创作和文学创作要为作贡献,为服务的。它需要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的立场和目的,应该说这是一个非常鲜明主张。当然我个人不能说是完全同意的,如果这么说的话,摆在这里的我的四本书就没有任何的存在价值

  17日上午10点,上海作协大厅举行了一场关于“小说为何而存在”的对谈会。对话加嘉宾分别是中国“寻根文学”作家莫言和日本“异色小说家”阿刀田高。对谈会上两人分别阐述了对小说为何而做的看法,也谈及七十年前的延安文艺座谈会对小说家的影响,以及两位作家对彼此作品的评价。在上午的微博直播中,本次吸引不少读者关注、讨论和转发,为此,我们将的录音稿整理出来,方便读者阅读。

  主持人:各位来宾们,各位嘉宾,还有的朋友们,大家上午好!今天上午我们在这里召开的是“上海之夏”的系列,题目是《小说为何存在》。今天这个对谈会由我主持,我是吴宏。首先我先向各位介绍一下今天的两位嘉宾:一位是日本著名小说家阿刀田高先生,另外一位是中国的著名作家莫言老师。阿刀田高先生是日本著名的小说家,作品以推理短篇为主,他也是直木得主,莫言老师著有《红高粱》等长篇小说,曾获得国全国中篇小说,大家文学,亚洲文化,以及文学。

  今天,担任翻译的有陈小兰女士和张启先生;有幸请到了中日两位著名的作家到上海参加书展以及上海之夏系列活动。莫言老师我就不多介绍,阿刀田高先生他最近上海出版社出奔了几本代表作品,大家也看到了,四本有四种颜色的,《白色魔术师》、《蓝色》、《红色》、《黑色的回廊》。今天两位对谈的主题就是小说为何而存在。这个话题其实可能听上去似乎是老生常谈了,而且也是一直在谈论这个话题。但是我觉得,这个话题也特别有意思。尤其是今天由这两位作家来谈这个话题。莫言老师是以乡土文学作品为主的作者,他的长篇充满了还乡的情感,并认为是“寻根文学”;阿刀田高先生以推理的短篇小说为主,被称为是“日本的异色小说王”。两个的题材不同,而且写作风格各异的作家,对这个话题会有相同的观点还是有不同的视角,我们觉得非常有意思的来听听他们今天两个人的谈话。

  大家好,我是阿刀田高,今天非常高兴来到这里可能参加这样的一个活动。我和莫言先生第一次见面,是在三年前的日本的一个文化交流活动,当时莫言先生是我们的特别嘉宾。莫言先生应该说,是以中国为背景的中国的文化、历史为背景的小说家。而我的作品也有很多是以非常具有日本风格的社会生活为背景写的,我们两个人的作品不管从长篇,短篇等创作方式,还是内容、题材等方面都常不同的。

  在三年前,我和莫言先生见面之前,我也仅仅读过他的比较少量的几部作品。但是当我们第一次见面,做了一些交谈之后,我发现尽管我们的创作方式非常不同,但我们把整个社会,把人性,包括人性中的一些阳光面,还有一些比较面都展现在我们作品当中,用我们自己的手法作为一个表现,在这个方面我们其实是有非常非常多的共通点。今天能来上海参加这样一个活动,并且跟莫言先生亲自就“小说为什么而存在“这样一个话题进行对谈,我心里常高兴的,也非常期待。

  各位上午好,非常高兴能在这么一个优雅的里和大家见面!也非常高兴能跟阿刀田高先生再一次相逢,跟大家一起谈线年我去日本参加一个笔会,阿刀田高先生当时是日本理事会,由组织的会议。我们进行了一些简单的交流。会议期间,他赠予了他的一本小说给我,我回来后读了他的作品,当时感觉到很,因为过去我们也读过一些推理、悬疑、侦探小说,但是这些小说跟阿刀田高先生的小说都不一样,所以,我想把他称为一个“异色小说家”,常有道理的。去年上海出版社也推出了阿刀田高先生的几部小说集,这几本书我也拿到。本来去年就应该和阿刀田高先生在见面,由于当时种种原因回不到,错失了良机,今天能够在这儿圆这个两年来的梦,我觉得非常高兴。

  今天谈的话题是阿刀田高先生提出来的,就是“小说为什么存在”。上海出版社的编辑同志给我发了短信,征求我的意见,我说“没有问题,随便谈”。因为作家谈话往往都是天马行空的,很难限定。前天的会议上,四个作家发言讲话,后来毕飞宇讲了半天,讲了一大堆的谜语,讲到跳远,他自己的跳远,还讲他看到运动员怎么跳远,甚至讲了很多的跳远的技术问题。所以我想作家的谈话是很的,一旦就漫际,很难严谨,因此我今天的发言里面依然会存在这样那样的“漏洞”,希望大家及时帮我补漏,及时提出来,我会及时地修整,及时发表我最本来的意见,以免造成不好的影响来你们。

网站统计
R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