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sultant

members login

最新

企业家个人VC投什么

2018-09-03 13:46

  企业家在公司上市或者将公司出售后去做投资,这并不新鲜;现在,有些企业家在经营着自己的公司的同时,不时以个人身份来做投资,有些是人情,有些是生意,更重要的是补充自身公司,甚至索性成了一个投资圈子。这个人群不容忽视,苹果、Google等最开始不过是“一个奇怪的念头”的公司,也是借助这种力量提领,最终成为了伟大的企业。

  有一次,范敏去吃饭之前,只是当做熟的普通应酬。组织饭局的杨振宇是他多年的朋友,对他说有个小伙子想做一个中国景区电子商务网站,看看和携程是否有合作机会。一见面,范敏就被面前这个小伙子吸引住了。这个看上去憨厚的年轻人说起话来四射,说到最后,不仅谈成合作,范敏忍不住提议自己投资,就这样他成了“驴妈妈”的投资人。

  这也许是范敏迄今最有价值的投资,以至于后来他说,“这个团队如果不是自己在创业,我真希望能把他们招到携程来。”事实上,携程经过前期高速发展,在酒店和机票网络预订领域扎稳根基之后,范敏也考虑将业务进一步延伸,但苦于景区资源匮乏,而现在偶然的一次会面,让这个难题迎刃而解。

  范敏的此项投资案例影响广泛,不单是因为范敏在圈子里的名头,更重要的是个人投资能够补充公司业务短板,这让很多做企业的人看到了一种新的可能。

  企业家以个人身份做投资在美国历史已久远。1976年,从英特尔提前退休的副总裁马库拉拿出10万美元资助两个年轻人办公司,1980年公司上市,这家公司是苹果。1995年,Sun的联合创始人贝托尔斯海姆同样撕下一张10万美元的支票,投资还没有想好名字的一家公司,2004年该公司上市。这家公司是Google。

  现在,美国的很多企业家已经尝试个人的投资基金。Google原CEO施密特和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等人都通过个人投资基金进行投资。

  企业家做投资与专业的风险投资有显著不同,首先他们对于行业对市场有着深刻的认识,他们能够判断价值并且更有效的指导,更重要的是,他们没有一副吸血鬼的,不会那么精确地算计投入产出比,还急着想退出套现落袋为安。在美国,许多奇怪的念头正是因为有了这群人的帮助,才真正变成今日有影响力的伟大企业。

  最初,这些做企业的多都没有投资的概念。“早期的时候他们都管这个叫借钱。”孙陶然笑着说。现在的孙陶然创立了一家名为拉卡拉的第三方支付企业。在1995年时,他已经通过广告代理赚得第一桶金,所以想创业的同学都来找他借钱。即便是后来上市的蓝色光标,也是大学同学赵文权希望他出点资,共同创立一家公关公司。他拿给赵文权5万块钱,自己又去倒腾别的事情了。不过这些对公司概念有着一些认识的年轻人,将这5万合成20%的股份给了孙陶然,十年之后蓝色光标上市,给孙陶然这个无意之举带来的巨大回报,也让他对投资有了切身体会,这是后话。

  随着投资概念的盛行,有人开始将其作为理财方式,遵循简单的生意经。曾经创办空中网的杨宁,现在创办了唔箜搜索。“低买高卖,早收钱晚付钱,现金流。”而杀价成为他个人投资生意的一个重要环节,“买的时候让对方以为在卖土豆,当转手给风投的时候,就当钻石卖。就这么简单。”他说。

  但更多的企业家,在还被动地进行投资时,大多是投资给梦想或者是年轻的“自己”,所以他们投资的企业各形各色,稀奇古怪。“很多时候,创业者的热情和中,能看到自己年轻时的影子,会因此投资。”孙陶然感慨,“就当是回馈社会。”他投资过一家摄影服务网站“哪儿拍”。创立那个网站的年轻人,每个月都发邮件,向他详细说明网站的进展。“从来没有开口要过钱,了半年多时间。我就投了。”孙陶然说。文化人出身的徐小平在这方面是个典型,作为新东方发展研究院的院长,他的名字被新东方的学生所熟知。来找他融资的也多是过去的学生,“刚开始我的标准就是能把我说得头脑发热,我想我这么能忽悠的人都被忽悠晕了,肯定行。”徐小平这个最初的看上去都幼稚的标准,也是为着好玩。

  即使是投资给梦想,总有些梦想会开花。马云就是出于对电影电视产业的爱好,才想到投资华谊兄弟。他找到王中军,说这个企业不错。王中军就开口说了个价格,马云二话没说就开出了支票。如今华谊兄弟的创业板上市为马云带来财富的同时,马云说自己也希望再看到“张谊”、“王谊”。

  在幸运的时候,企业家个人投资的回报不仅仅是简单的财富。马云投资华谊之后,才发现这其中更大的好处。2004年底,华谊旗下导演冯小刚贺岁片《天下无贼》上映,影片中范伟等人扮演的团伙每人手执一把小旗,上有三个大字“淘宝网”。这是植入广告。双方还进一步把合作引向深入。先是淘宝网以一元起价,利用互联网平台公开拍卖剧中明星使用的道具;接着剧组原班人马又拍出广告片《有支付宝,没贼》,帮助阿里巴巴推广产品。利用其他竞争者难以企及的优势,这次合作,双方的品牌和知名度都得到了不同程度的提升。

  对投资这个新身份逐渐熟悉之后,企业家开始尝试,能否找到更好的方式将投资与企业主业结合起来。下水试过深浅的企业家们胆子也越来越大了,孙陶然是个典型。在早期被动地充当投资人之后,他开始考虑主动积极地介入了。现在他逢人会讲,当年他也有机会投资UCWEB、有机会投资凡客,这都是遗憾。现在拉卡拉业务到了模式定型的阶段,孙陶然有了一个设想,他考虑以便民第三方支付为核心,打通线上线下渠道,将覆盖全国的便利店搬到网上,在支付的同时还能享受优质商品的特惠活动。“已经投资了一家团购网站,我最近和快书包的徐智明聊的很好,我想通过合作能够服务报刊订阅。总之,能够围绕拉卡拉业务核心的我们都可以做。”他想通过自己的个人投资,将拉卡拉做成一个平台。

  曾经有段时间将精力主要集中在投资领域的周鸿是更早意识到可以将企业需求与个人投资结合的人。周鸿加入奇虎后为360寻找更快的发展模式,他一直希望能够为奇虎360打造更稳固的战线。很偶然的一次机会,周鸿和盛大董事长陈天桥在上海见面,聊起陈天桥的“18计划”。周鸿当时听得两眼放光,还没等回,就急着拨通了一直合作的红杉资本的电话。通过董事会讨论,有了后来的“起飞计划”:360内部成立投资部,联合周鸿本人以及360主要股东红杉和高原筹集一笔10亿元基金。“和360业务相关肯定360主投,控股甚至收购;另外一种和360业务较远,但仍属于这个产业,360会适当投资。”按照周鸿的思,以海量用户为基础,360试图打造一个平台,参与“起飞计划”的优秀软件一旦被选中,就有机会被推荐,从而获得爆发性的增长。在这个互联网比拼速度的时代,周鸿认为这一点让起飞计划远优于其它孵化平台。“如果有项目和公司业务相关,但是暂时还看不清方向,我会自己投资,这不用有一定章法。总之目的是通过投资360周围会有一批小公司成长。”

  这无疑将是更大的未来,而且这一趋势越来越明显。近日,以多玩游戏网董事长身份,雷军加入了“中国游戏百人会”。这个组织是由多玩游戏发起,联合腾讯原创始人曾李青以及4399董事长蔡文胜等人。对于中国网游市场不断被第一阵营的游戏运营商侵吞的现状,雷军、蔡文胜等人加入百人会,利用影响力合纵连横,希望能够为所在公司赢得更多空间。雷军认为将来单个企业竞争很难取胜,将是靠这样的联合体赢得胜利。

  一旦真正开始认真考虑投资并且希望能够辅助原有的主业时,这些企业家就会意识到“项目池”的问题,如何有机会发现更多的项目。

  首先,有些企业能够依据过去的同事、朋友自动形成圈子,在圈子内相互投资带来更多机会。在硅谷就有这样的案例,“PayPal”。当年eBay对PayPal的交易完成之后,许多员工带着层出不穷的创业冲动离开,过往的企业文化让他们离开之后仍保持亲密的关系,后来他们自命为“PayPal”。之间如果有人需要资金或,他就会给其他打电话。之后这些创业者又重新以投资人的身份参与其他人的创业,从而让这数十家企业更加血脉相连。现如今Facebook,Slide,Yelp,Digg,YouTube等全球科技行业最富有创新的公司都同这个帮派有着密切联系,据统计PayPal创建了数十家企业,总价值达到300亿美元。

  在国内,还没有企业有如此恢弘的气势出产如此多的投资和创业者,唯一看似有雏形的是金山。金山最富投资盛名者当属雷军。但真正有着这种帮派的实际是现蓝港在线的创始人王峰。在刚刚创办蓝港在线时,就帮金山旧部尚进引进风险投资创办麒麟网,他作为投资的项目包括张福茂的网页游戏公司游戏谷,最近又投资了电子商务网站维棉。

  事实上,第一批试水的企业家通过早期随机性、无意识的投资试验,发现“扎堆”投资的好处,成活率更高。于是各种形式的企业家联合会层出不穷。“这个没有一定之规,有些投资俱乐部比较松散,可能每个月开一次会,交流新的投资项目。因为这种高风险的早期投资往往投资人越多越受欢迎,之间除了分享经验,可以同时加入看好的项目。另外一些俱乐部相对紧密,会集合成基金统一对外投资。”薛蛮子介绍。

  前一段时间,最大的动静莫过于云锋基金的成立,虽然这是一支PE基金,但发起人却是包括马云、刘永好等在内的一色企业家大腕。这支基金将重点关注在互联网、新能源以及消费领域,并寄望在这些产业中打造自己的品牌。这批崇尚实业的中国企业家们也在投资做出更多尝试。“随着资本意识的加强,这种现象会越来越普遍。”何庆源说。

  企业家们投资热情高涨,可是,来自相反方向的一个问题是,大量的创业公司找不到投资。“几乎所有的投资都遵循不熟不投的原则,最起码在自己熟悉的领域投资。但目前有投资意识的投资人,大多还集中在高科技领域。而且这种投资方向和模式基本上不会改变。”薛蛮子说。即使一些创业者最初真正想扮演心慈面善的角色,总会在教训之后变成“”。

  周鸿在最初的投资原则是“有趣”,喜欢和创新的他,最初只要看到有趣项目,并不在意是否有经验。他自言最离谱的一次,是一羊奶项目。某创业者找到周鸿,告其自己发明了去除羊奶膻味的专利,将代替目前脆弱的牛奶市场,并且把自己的产品给周鸿品尝。周鸿被这个完美创业计划打动了,就立刻拉朋友进行了投资。但仅仅几个月之后,这个投资计划就化作泡沫,所谓专利不过是羊奶中加入化学制剂。几个项目接连失败之后,周鸿收缩了战线。

  很容易发现,这些做投资的企业家几乎全部出身高科技领域,他们是中国最早一批接触海外资本市场,具有投资意识的一批人。但现在,这一批人将战线收缩到高科技领域中。结果是“99%的创业公司找不到投资”。

  这种越来越坚定的投资铁律对传统行业创业者是一种重创。更现实的问题是,有更多的企业家和创业者之间没有对等的消息沟通平台。何庆源是典型的外企职业经理人,2008年从诺基亚西门子公司董事长职位离开,发起成立亚杰商会,这个非营利性机构召集包括VC以及企业家在内的导师,通过与各地举行演的方式发现创业者,并为其提供经验指导。“我们还是会遵循不熟不投的原则,但是通过联合会的方式,能够拉动一些传统企业家加入,同时在这种合作中,大家对彼此关注的范围也可以相互学习。”

  以有资本积累的企业家身份去做投资,其回报往往能超过目前的企业经营,这也吸引着很多人放弃企业,做个纯粹的投资人。“最近还有一位我熟悉的企业家转行做投资,很多企业家,觉得创业累了改做投资,这不值得提倡,一个国家还是需要更多的实业才能健康。”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企业家称。

  “Google的投资是经典案例,可是谁会知道投资人贝托尔斯海姆?被人们口口相传的是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在其心目中,他就应该成为万众瞩目的英雄,而非仅仅是拥有巨额财富。

  寄望缔造一个足够伟大的企业。这一点在被称为“投资第一人”的周鸿身上更加明显。

  2005年经历过人生大风大浪的周鸿,本已下定决心专心做投资。结果在投资的奇虎360项目上发生了转折。由于对周鸿专业能力的信任,红杉等风险投资机构在奇虎360很早期就和周一起共同投资了大约2000万美金,但奇虎360却一直未有大发展。周鸿对外,为了不投资伙伴的信任,他主动变身创业者加入奇虎360,希望将其做大。周鸿自比令狐冲,爱憎分明,不拘常理,笑傲江湖,但类似“”一类的词汇使他神经格外。“我心里有对成就感的定义,希望能够改变世界,改变产业。我认为现在360已经做到了。”周鸿说,“但中国社会是单一价值观,功成名就的最通俗看法就是上市,公司市值。我不想挑战这个看法。我对360有个最坚定的目标就是要实现上市。因为所有人都以上市论成败英雄,我个人没有实现上市,江湖上就人微言轻。”

网站统计
RSS